相见欢

腐妹子(≖‿≖)✧

「全体」未知路

各位看官进来看看~甩手帕

很认真的在更文,然而并没有思路。

(‾᷄꒫‾᷅)求梗

可以确定的是不定更,尽量不弃




李威撑着下巴,一手写字,眼角一瞄就发现了正在傻笑的孙虹烨一只。

“大傻?”李威戳戳他,结果那缺货直接趴桌上了。

“我勒个去小威子我告你啊住隔壁内妹子约我吃饭了哈哈哈⋯⋯”魔性的笑声。

“地上谁一百块掉了?”

“哪呢我的。”孙虹烨瞬间回神四下张望。

李威扶住他的肩膀:“大傻看着我的眼睛。”

孙虹烨抬头:“看着呢⋯⋯你别眯眼。”

“我没眯眼。”

“⋯⋯你接着说。”

李威一偏头,稍微酝酿了一下言辞,试图不惊吓到面前的小(lao)天(si)使(ji)。

“我看上了一个人。”

“那挺好啊,咱万年不沾女色的李校长终于愿意转型了?”孙虹烨仰头靠到沙发上,“说说吧,看上哪家姑娘了。”

“男的。”

孙虹烨刚拆开的薯片撒了一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郑才千轻轻合上讲义,微笑着送走了最后一位前来约饭的女同学,随后彻底瘫在了椅子上,回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忍不住叹气。

他发誓在经历过王峰和贾立平的双重洗礼后再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斯文的男人了。


那天郑才千正开车回家,贾立平一个电话把他拉到了酒吧。一边嚷着自己失恋要借酒洗脑,一边抽风样的灌他酒。


重点是店长王峰看见了不但不阻止还搭了把手。于是乎,郑才千喝醉了。

贾立平开他车去泡妞,王峰也破天荒的在十二点之前关了门,把他牵到街上去说什么喝了酒不能开车,还美名其曰他单身太久需要在人群中感受温暖。

顺便找找真爱。

是的,顺便。

这是真朋友。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两只老狐狸,郑才千咬咬牙暗骂。



关于新文

上周不是下雨了嘛,当时的我正一手拎书一手扛试卷颤颤巍巍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就平地摔了

一小孩把我拉起来后垫脚给了我一记摸头杀

(*≧▽≦) 好暖

嗷嗷嗷正题

想开文,大脑全体,现代欢脱

可以确定的是虹瓶 威才 豪梓(* ̄︶ ̄)才千梓琪辣么萌一定是受
(水哥没想好 要不和叨叨魏一起?)

至于峰哥「是我的」谁帮我找个攻?

峰我的⋯⋯小段子?





打开门,不出意外的闻到了一股咖啡味。

啊啊,真不听话。

你这么想着,不禁攥紧了手中的药盒。

迈进屋子,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凌乱的世界。地没扫,桌子没擦,垃圾没倒,大白天的灯还亮着⋯⋯嗯自己果然有做老妈子的潜质。

嗯果然在看书,阳光折射在落地玻璃窗上,散落一地。男人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黑发,眼镜,白衬衫,美好的不真实。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身边散落一地资料和文件的鬼畜画风。

你悄悄走过去,将药和水杯放在茶几上。

“吃药啦。”你轻唤着,怕吵到他。

“不要。”对方拒绝了你并向你扔了一个冷漠。

“为什么?”你好脾气的问,又在闹小孩子脾气了啊。

“苦。”他蹙起眉,仍盯着书。

“不苦的,真的,”你蹲下,微微抬头刚好可以看到他极深的瞳仁,“快吃药啦⋯⋯求你了⋯⋯”

他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书,定定的望着你,却是不说话。你被他吓得一颤:“怎么?”他轻轻侧头,利索的拿起药片混着温水咽下。

唔⋯⋯好乖,好想摸头肿么破。

“呐我就说不苦的吧。”就在你还沉浸在我家有儿初长成的满足感之中慢慢起身时,却突然感到重心不稳,一下子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嘴唇附上一片微凉,西药与咖啡混合后独有的苦涩在舌根处漫开。

“嗯,不苦,”他眯眼勾唇,像只狐狸刚偷了腥,“很甜。”